翻译 | How to Make Friends the Hard Way and the Easy Way

2019-09-01515

这周比较懒,没找到一些好的技术文章翻译。于是乎,我就找上了我这周在 medium 上看到的一篇比较有趣的文章和大家分享一下。

可以看到我标题都没有翻译过来,其实并不是因为我懒,而是我觉得原标题比较好表达出本来的意思。

原文自博客发布平台medium,作者为 Randall Munroe,传送门

作者 兰德尔·门罗 其实除了是一名工程师外,还是一名网红漫画家,他所著的 xkcd 也是非常出名,大家可以了解一下。

只要当你开始行走,最终你都会和某些人遇上。

这或许会需要一点时间。在人群当中,你可能很幸运马上就能碰到,但是如果在一个人烟稀缺的地方里,或许需要花费数周的时间。当你开始从一个有人的区域中的随机的位置中走过,你可以通过使用平均自由路径这个物理概念来计算一下碰到陌生人的时间:

"随机碰撞理论"

每次发生碰撞的时间 = 1 / 每小时碰撞次数 = 1 / (肩膀宽度 + 平均躯干直径) * 速度 * 地区的人口密度

当然,某些地区肯定会比其他更容易引起遭遇。以下是几个不同地方的平均碰撞间隔:

  • 加拿大:2.5天
  • 法国:2小时
  • 新德里:75秒
  • 巴黎:40秒
  • 一场在亚特兰大梅赛德斯奔驰中心的卖光门票的比赛:0.6秒
  • 比赛场地内部:3分钟

很明显,如果你想跟陌人生接触,比起在加拿大辽阔的北方森林中,去到橄榄球场的机会会更大。而如果你真的去了球场,在看台中比在球场上更能和陌生人产生遭遇 — 虽然在场上的遭遇可能会更"激烈"。

但大多数时间,随机的遭遇不会演化成友谊。这没关系。有时候,你可能会听到一些抱怨的声音说,在公共场合中的人们需要摆脱他们的旧观念,不能只沉浸在他们自己小小的世界里。但说实话,人们也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他们并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和你产生联系。

所以,如果产生联系是这么的困难,那么人们是怎么结交朋友的呢?

我们可以通过调查来了解通常人们结交的地方。1990年 Gallup 对美国人的调查中询问了人们他们遇到最多的朋友的地方是哪里。最高的答案是工作,其次是学校、教堂、邻居、会所和社会组织,以及"通过其他朋友认识"。

图:

  • 调查者:下个问题,你是怎样认识你大多数朋友的?
  • 回答者:他们叫我去调查组织里头问问题。
  • 调查者:。。。
  • 回答者:那,之后有空吗?

Reuben J. Thomas 博士在社会学中发表了一项更加详细的调查结果,调查中向1000名美国受访者询问他们是如何和他自己最亲密的两位朋友相识的。这个研究利用这些回答来建立不同年龄层对友谊概述。

某些来源是相对稳定的 — 在所有年龄段中,20%的人是家庭、相互的朋友、宗教组织或者在公共场合的相识。其他来源在岁月流转中交替起伏 — 首先是第一所学校,然后是工作。接着,随着人们接近退休的年龄,他们在邻居和志愿者组织中结交朋友的概率会大很多。

如果不出意外,这些研究能够帮助回答人们在不同时间里结交朋友的地点。这些地方并不全是你需要去尝试,来最大化你的机会去认识新的朋友,但他们的确是许多友谊开始的地方。

当你遇到别人的时候,你是怎么将认识的关系转变成友谊的呢?

快钻到漏斗里面去。

但坏消息是:这里并没有任何神奇的公式或者技巧来将别人变成你的朋友。如果有的话,那意味着你可以应用到所有人身上,不论他们是谁、不论他们是怎么想的。但矛盾的是,如果你不关心别人的感受,那么这肯定不能叫做朋友了。

Immanuel Kant 制定了一套规则叫做"定言令式"(categorical imperative)来作为他的道德观念核心。他用几种不同的方式来表述这个规则。其中第二部分是这样说的,"以这种方式来对待任性…永远不要把人当作是工具,而是要以人去对待。"(Act in such a way that you treat humanity… never merely as a means to an end, but always at the same time as an end.)。

在 Terry Pratchett 的小说 Carpe Jugulum 中,书中角色 Granny Weatherwax 用更简洁的方法来阐述这个观点。一个年轻人尝试去告知 Granny 说,罪的本质是一件复杂的事。Granny 回答:不,它非常简单。"罪恶",她说,"就是当你把人当作是物件来对待的时候。"

无论你是否同意 定言令式 里的哲学理论,它还是一个很好很实用的建议,因为人们能够认识到什么时候他们被当作物件来对待。无论我们的缺点是什么,在批判他人的意图上人类已经有数千年的经验了 — 这种技能比我们将感情用语言表达出来更加古老和根深蒂固。我们会被短视、会疑惑、会引起许多错误,但是我们能够嗅觉到千里之外的鄙视和高傲的味道。

所以,虽然和别人遭遇很简单,但是没有一套现成的操作能够让他们成为朋友 — 因为友谊代表人们相互关系彼此的感受。无论你做了多少的研究或者思考,都无法决定他人对你的感受。你只能亲身去询问他们。。。

哇,好棒哦,是特里·普拉切特!

对啊,我每几年都会拿来读一读。

你最喜欢的是哪几部?

碟形世界很好看,但是我想我最喜欢的应该是 bromeliad trilogy。

是吗?这部作品怎么样?

非常好看!它...

。。。和聆听他们说的话。

分享
点赞1
打赏
上一篇:Docker常用命令笔记(一)
下一篇:翻译 | 注释在代码维护中的重要性